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沉痛悼念诗人袁东胜去世

来源:龙博文学网    时间:2020-08-14





2019年12月5日13时25分,诗人袁东胜在郑大一附院不幸病逝。


诗人简介:袁东胜,河南人。1972年1月24日出生。1990年毕业于长春工程学院。曾供职于某央企建设公司,任分公司副经理、安全总监,从事工程经营、施工、结算、安全管理工作。高级经济师、一级建造师、安全工程师。喜摄影、游记、散文、诗歌等,在文字的道路上,留下了耀眼的诗篇。曾任华夏微型诗论坛版主、华夏微型诗社微刊副主编,以及在多个诗歌网站担任相关职务,为指导微诗爱好者写作水平的提高,做出了无私的奉献!袁东胜生前是中国诗歌流派论坛诗歌编辑。愿东胜老师一路走好!


袁东胜诗歌作品


■ 写诗的意义


妻总挤兑写诗就是浪费青春

我说也是

不过,写诗可以让孩子

看看碌碌无为的父亲

到底有多勤奋


■ 初三家长会之后

 

班主任备足三个小时的口水

三分之一的家长男同志

差点摔了手机

三分之一的家长女同志

爆粗并断了孩子们的零食

我打算和儿子谈判一次

一米八的小伙子

我只能仰视

妻说

一定要智取


■ 老不死的

某公司退休干部寿命达到九十岁

正厅级的总经理

八十二岁,骑自行车打工去

家属院看门的老桑头天不亮开骂

这帮老不死的


■ 杀富济贫

职代会上,换肝的党委书记关于食堂问题

提出杀富济贫的长篇大论

工资高的同志应承担食堂的亏损

以王小二为代表的技师当场反对并质问

书记的年薪应该均分给广大工人

石嘴山癫痫病医院那个好,看这里yle="line-height: 2em; text-indent: 2em;">会场沸腾,且一致鼓掌同意

羞得书记住进医院重症监护室

事后,办公室主任透露

书记换的肝是一个十恶不赦死刑犯的

 

2019-10-25


■ 想起霍主任

那个纨绔子弟今天喊叔明天

喊哥后天叫老霍的故事

就发生在主任的任期

 

主任起底于计划体制下的行政福利

后来干上后勤保卫

对文字确实不敢恭维

 

一次,窑磨宣传为窖磨

窑和窖,形状接近

材质一个钢的,一个泥糊的

 

霍主任精通食堂的管理

工地加餐的面条

苍蝇一猛子扎进去

捞到的油水是自己的两条腿

 

霍主任是血栓倒下的

职工医院耽误几天

然后,部队医院、省城大医院

住了近一年

单位陪护的小伙子换了三拨儿

 

稍有好转,霍主任被送进养老院

民间的

 

霍主任走的时候不足八十斤

遗体告别,我远远看见一顶帽子

这是正科级的

 

主任常说

他是为经理服务的

我断定,天堂里

一定有主任这个职位

 

那一年,抗战胜利六十周年

神舟六号载人飞船升空

主任没熬到这一天


2019-09-17


银川那家治癫痫#!好n; font-size: 16px; text-indent: 32px;">■ 平坟的市委书记


被网友们掘了祖坟之后

居然平步青云,染指副省级

大师掐指

没有根的人

倒台,是迟早的

 

上个月,官网

证实了这个消息


■ 有猫腻

 

文化广场东侧那块风景巨石

送走了四任市委书记

上面的题辞刮了刻,刻了又凿

挖根基的时候

发现下面

藏着一个五米见方的

化粪池


■ 没想到

 

三十岁评为共和国建设功臣

四十三岁积劳成疾的正厅级劳模

还是英年早逝

三年之后

妻子嫁给美国人

女儿嫁给日本人

解放前,他们的祖辈

都是共和国的敌人

 

2019-09-11


国际微诗大赛群

悼念诗人袁东胜的部分诗歌:


■ 天问

——悼东胜诗友

文/涛声

 

贪污了几千万的高官

还在牢里活着

苦吟了百首诗的同道

却从病房走了

 

我想问巨大的蓝天——

为何没有一朵乌云垂泪

为何比昨天的虚空,更空

甘肃癫痫病医院治疗好的是哪家 2em; text-indent: 2em;">冬阳无语,大地寂静


■ 罢罢罢

——写给东胜兄

文/诗者絮语

 

封山的大雪已整装上路

大江大河

不过素衣裹身

罢罢罢

温一壶老酒,坐下来咬文嚼字

 

偌大的寒风兜兜转转

古寺铜钟

几两经文绕梁

罢罢罢

携一世清明,天堂里对坐李杜

 

■ 《东胜好》

——沉痛悼念流派网微诗版编辑袁东胜诗友

文/舟自横渡

 

东胜好!

每一次回帖

我都这样称呼,你

东胜!

我不敢相信

自兹

再无东胜!

 

东胜!我的手机输入法

仍然记得你!

仿佛它亦不舍,你

就这样溘然而去

东胜!

让我再一次叫你

在流派

你滚烫的足迹

由远及近

留下匆匆背影

东胜!在那个好字前面

我不愿

加一个“走”字!


■ 悼袁东胜老师

文/向日葵

 

持一束雪花,你去了天堂

留下诗和远方

九江癫痫病要治疗多久> 

夜空啊!

多了一颗星灿


■ 悼袁东胜诗友

文/许承云

 

我不敢说你是累病的

也不敢说你是累死的

只能说,兄弟走好

 

任一个央企建设公司安全总监

我知道它的份量

我不熟识你

对你的履职没有发言权

但我在央企任过主官安全的副职

我知道我肩上的重量

半夜梦中被隔壁的电话惊醒

一身汗,立即披衣下床

操起电话大叫,哪里

什么情况

一家人都跟着恐慌

 

知道是虚惊一场时

颓然地坐下

身上的虚汗都不愿擦

心脏肯定产生一个小小的裂缝

需要多少时间的维修保养

 

老袁,走好

安全了,你的总监的担子

会有人去扛

你写的诗留在世上

希望有人看懂

其他的,我不认识你也不了解你

无法跟你细说端详

 

我不敢说你是累病的

也不敢说你是累死的

只能说,兄弟走好

我们活着的人

都来日方长

 

■ 悼袁东胜老师

文/素魄清魂

 

去往天堂的路上

诗香袅袅

沉淀过往与未来    


© wx.ullkj.com  龙博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