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诗经・国风・郑风・溱洧古典文学www.hlmsw.cn,原平郭阳

来源:龙博文学网    时间:2021-04-05




原文:

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兮。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 洧之外,洵�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

溱与洧,浏其清矣。士与女,殷其盈矣。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且乐。”维士与女,伊其将谑,赠之以勺药。

注释:

1、溱、洧:水名,又见《褰裳》篇。涣涣:水弥漫之貌。《集传》“涣涣,春水盛貌。”

2、士与女:泛指众游春男女。“女曰”、“士曰”的士女则有所专指。以下仿此。

3、�(间jiān):兰。古字同。《毛传》:“�,兰也。”古人所谓兰是一种香草,属菊科,和今之兰花不同。郑国风俗,每年三月上巳日男女聚在溱洧两水之上,招魂续魄,秉执兰草,祓(扶fú)除不祥。

4、观:言游观。这句是说一个女子约她的爱人道:看看热闹去吧?(“观”亦可读为“灌”,灌为洗濯,洗濯所以除不祥。)

5、既:已也。《郑笺》:“既,已也。士曰已观矣。”且:读为“徂(cú)”,往。这句是男答女:我已经去过了。

6、且往观乎:是女劝男再往之辞,“且”训“复”。

7、�(吁xū):大。这句是说洧水之外确是宽旷而可乐。

8、伊:犹“维”,语助词。谑:调笑。

9、勺药:香草名。男女以勺药相赠是结恩情的表示。《集传》:“勺药,亦香草也。三月开花,芳色可爱。”武汉儿童医院癫痫病

10、浏:清貌。《说文·水部》:“浏,流清貌。”

11、殷:众。《毛传》:“殷,众也。”

12、将:相将。《集传》:“将当作相,声之误也。”

译文:

溱河,洧河,春来荡漾绿波。男男,女女,手拿兰草游乐。姑娘说:“去看看?”小伙说:“已去过。”“请你再去陪陪我!”洧河那边,真宽敞,真快活。少男,少女,互相调笑戏谑,送一支芍药订约。

溱河,洧河,春来绿波清澈。男男,女女,游人越来越多。姑娘说:“去看看?”小伙说:“已去过。”“请你再去陪陪我!”洧河那边,真宽敞,真快活。少男,少女,互相调笑戏谑,送一支芍药订约。

诗经故事:

郑国的境内,流淌着溱水和洧水,平静的河水流着,为郑国带来丰硕的粮油,起一道温柔的风景!两岸柳如烟、花似锦,是人们生活宽松富俗后,休闲游玩、谈情说爱的好去处。

谈情说爱自然是有时间的,总不能天天都是情人节吧?感情这个东东,可不是天天在一起就能加深许多的。

时间是三月三,第一场桃花水下来了后,河面宽了许多,也清洁了许多,河中的鱼儿是肥的,水面上的鹭是白的,两岸的柳枝儿是青的,草地里的芍药花是粉都都的红的,兰草的花香是在四野里弥漫着的;只不过三月三的节日不赤裸裸的叫个情人节,我们的先辈是懂得含蓄的,做事起名从不那么直白,人家叫了个上已节呢,听听,多好听的名字哦,上已节!

叫了个上已节,其实治疗小孩癫痫病的方法都有啥也就和现今的情人节的目的是一样的,都是为了给情人们见面找一个机会一个借口。

情景是怎样的呢?

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兮。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

溱与洧,浏其清矣。士与女,殷其盈矣。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且乐。维士与女,伊其将谑,赠之以芍药。

读这首诗,千万莫要忽略了其中两个小小的导具:“�z(兰)”与“勺药”。凭借着这两种芬芳的香草,作品完成了从风俗到爱情的转换,从自然界的春天到人生的青春的转换,也完成了从略写到详写的转换,从“全镜头”到“特写镜头”的转换。要之,兰草与芍药,是支撑起全诗结构的两个支点。

诗分二章,仅换数字,这种回环往复的叠章式,是民歌特别是“诗三百”这些古老民歌的常见形式,有一种纯朴亲切的风味,自不必言。各章皆可分为两层,前四句是一层,落脚在“�z”;后八句为一层,落脚在“勺药”。前一层内部其实还包含一个小转换,即自然向人的转换,风景向风俗的转换。诗人以寥寥四句描绘了一幅风景画,也描绘了一幅风俗画,二者息息相关,因为古代社会风俗的形成大多与自然节气有关。原来当时“郑国之俗,三月上巳之日,此两水(溱水、洧水)之上,招魂续魄,拂除不祥”(薛汉《韩诗薛君章句》)。于是诗人唱道:“溱与洧,方涣涣兮。”“涣涣”二字十分传神,令人想起冰化雪消,想起桃花春汛,想起春风骀荡。春天,真的已经降临到郑国大地。在天津什么医院医癫痫病这幅春意盎然的风景画中,人出现了:“士与女,方秉�z兮”。人们经过一个冬天严寒的困扰,冰雪的封锁,从蛰伏般的生活状态中苏醒过来,到野外,到水滨,去欢迎春天的光临。而人手一束的嫩绿兰草,便是这次春游的收获,是春的象征。“招魂续魄,拂除不详”,似乎有点神秘,其实其精神内核应是对肃杀的冬气的告别,对新春万事吉祥如意的祈盼。任何虚幻的宗教意识,都生自现实生活的真切愿望。在这里,从自然到人、风景到风俗的转换,是通过“溱与洧”和“士与女”两个结构相同的句式的转换实现的。结构相同的东西可以使人产生由此及彼的对照、联想,因而这里的转换令人觉得顺理成章,毫不突然。

如果说对于成年的“士与女”,他们对新春的祈愿只是风调雨顺,万事如意,那么对于年青的“士与女”,他们的祈愿则更加上一个重要内容——爱情,因为他们不仅拥有大自然的春天,还拥有生命的春天——青春。于是作品便从风俗转向爱情,从“�z”转向“勺药”。这首诗是以善于转折为人称道的,清人牛运震《诗志》、陈继揆《读诗臆补》皆认为它“妙于用虚字转折”。其实它的“转折之妙”,不仅独在虚字。如上所说,前一层次的从风景向风俗的小转折,是借重两个结构相同的句式实现的。这里从风俗到爱情的大转折,则巧妙地利用了“士”、“女”的相同字面:前层的“士与女”是泛指,犹如常说的“士女如云”;后层的 “士”、“女”则是特指,指人群中某一对青年男女。字面虽同,对象则异。这就使转折完成于不知不觉之间,变换实现于了无痕迹之中。诗意一经转折,诗人便一气直下,一改前面的宏观扫描,将“镜头”对准了这对青年贵州治疗癫痫的医院男女,记录下他们的呢喃私语,俏皮调笑,更凸现出他们手中的芍药,这爱的信物,情的象征。总之,兰草“淡出”,芍药“淡入”,情节实现了“蒙太奇”式的转换。

于是,从溱、洧之滨踏青归来的人群,有的身佩兰草,有的手捧芍药,撒一路芬芳,播一春诗意。千载而下的读者,也分明可以听到他们的欢歌笑语。

尽管小小的郑国常常受到大国的侵扰,该国的统治者也并不清明,但对于普普通通的人民来说,这个春天的日子仍使他们感到喜悦与满足,因为他们手中有“�z”,有“勺药”,有美好生活的憧憬与信心。

来自民间的歌手满怀爱心和激情,讴歌了这个春天的节日,记下了人们的欢娱,肯定和赞美了纯真的爱情,诗意明朗,欢快,清新,没有一丝“邪思”。后世的经学家诬之为“刺乱也”,那是太煞风景了。道学家咒之为“淫诗”,那是太抹煞人性了。

《诗经・国风・郑风・溱洧》相关文章:

1.诗经・国风・郑风・溱洧

2.诗经・国风・郑风・野有蔓草

3.诗经・国风・郑风・出其东门

4.诗经・国风・齐风・甫田

5.诗经小雅《皇皇者华》

6.《国风・唐风・椒聊》中的生殖崇拜

7.诗经・小雅・鱼藻之什・苕之华

8.诗经・小雅・桑扈之什・菀柳

9.诗经・国风・郑风・褰裳

10.诗经・小雅・北山之什・大田

© wx.ullkj.com  龙博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