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温暖的文章

来源:龙博文学网    时间:2020-11-17




温暖

文/周淑芳

又到岁末,竟然想不起来该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去纪念或者回忆。岁月的点点滴滴渐渐磨平了我的性格和内心的激情,因而更愿意将自己放在简单的日子里。

灰蒙蒙的天空满是厚厚的阴霾。已经过8点了,天才蒙蒙亮。我裹紧了身上的大衣,低着头一步一步向办公室走去。

今年只剩下几天的时间了,没有辞旧迎新的欣喜,只有越来越多的工作压得我透不过气来。

然而文学是我的最爱。当我把它从爱好变成职业以后,便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在一次次艰苦跋涉中走向终点,留恋每一处动人的风景。不论胜利还是失败,我都勇敢地去面对。的路何尝不是如此,在历练中渐渐成熟,激情燃烧的岁月演绎成娴静、平淡的。多年后,我依然平凡如昨,在生活中扮演着平庸的角色,从来没有拥有过自己的人生舞台,而身边又有多少人随波逐流,将自己独特的个性湮没在茫茫人海。舞步回旋,陌陌前路,何处蔷薇?

坐在桌前,习惯性地把视线移到窗外。那棵白杨树上最后一片叶子正随着寒风颤抖着飘落下来。我的也一点一点地融入了每一片叶子、每一根枝条、每一条脉络中,、痛苦、欢乐、泪水,都在它无言的注视中融化、积淀、酝酿、升华。每次站在窗前,就是我与它独处的日子,在我的生命里,与杨树相对无言的时间超过所有的人。杨树与我无声的对话便构成了一种神秘的默契,仿佛是我的影子。

一夜春风来,我们便整装待发,欣欣然地投入大自然的怀抱中,努力向上长;夏天的暴风骤雨,我们轻轻抖落身上的水珠,用汗水和泪水浇灌着生命的花朵;秋天来了,当金灿灿的色彩向我们铺开,我们展开笑颜,同时向所有的叶子和果实痛痛快快、利利索索地挥手,头也不回,因为我们知道,叶子、果实的离开就好比清除了衰老、抛去了陈旧,是一个必然、一种整合、一次更新,一如我需要忘却所有的陈词滥调而寻找新的生活。

冬天,是一年中最后的季节,是一个轮回的结束。回首曾经的梦想,是该收获欣慰还是捧起悔恨。岁月看似无情,但是,只要我们坚持努力,多年后,时间必然会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案。

重新审视杨树,不觉中已经从幼苗长到四层楼高了,粗壮的枝条,挺拔而骄傲,或许没有人理会它的存在,它依然活得孤独、活得自信、活得潇洒。寒风摇撼时,它倔强地挺立着,我隐约看到它枝头上的芽,新的生命其实已经开始了。

太阳终于出来了,温暖就在那一瞬间蔓延开来。

温暖的小太阳

文/遇见

所以啊,人生如白驹过隙,感受那颗年少时温暖的心,做一枚小太阳是一件多么迫不及待的事情啊。

想到这些,就觉得很,像是一只毛茸茸的小猫咪在初春的青青草地上肆意的打滚那么快乐。

明知道作业还没做完,却看起了校内BBS,瞄到一篇祝福生日快乐的短文后,心里一下子温柔起来。心心念念的快乐,是有一群率真、友爱的朋友。有时候患得患失,反而不知道自己走着走着忘记了原来想要的东西。

人与人之间,有单纯而美好的快乐,兴趣相投、乐在其中,在一起有聊不完的话题,不聊天也觉得像是窝在家里一般的舒适。以前不知道这样定义朋友,会有强求的念头,想着自己一定要怎样,对别人一定要怎样,好像所有事情都有固定的模式,一旦没有按照心中的样子发展下去,就感到一丝恐慌和无措。

越长大越发现,自然真实才是相处的王道。自己想要呈现的样子,总会带着一丝目的和指向,妄图表现的东西,往往是自己不具备而想假装存在的。且不论能够假装多久,就说以非我的面目对待别人时,那位朋友喜欢的是你还是修饰过的另一个人呢?

世间能认识之人万千,能相知者一二,相知能相容,相容能相伴的更是凤毛麟角。于是,虽然美好,却像一般,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缘分,才能成就一份从容不迫的情谊。

那什么是好友,什么是知心,什么儿童得了癫痫病能治好吗?是情深意重呢?在笔者看来,彼此聊天能够心领神会,彼此有事能够坦诚相待,彼此冲突能够用心化解,彼此成长能够真心祝福就是好友了。有人说,在利益发生冲突时最能检验友情的深浅,可是,为什么要在假想情况下或者难以取舍的情况下考验任性呢?管鲍之交,感动我们的无非是“谅解”二字,因为深知对方为人,愿意主动为对方着想,就能看到人性中美好的一面,而不是以自我为重心的揣测他人的行为。

当自己像一枚小太阳,对生活和梦想充满了期待,乐于过好每一天的时候,心中的爱与暖就会悄然间影响他人。因为,没有人能抵挡太阳的光与温暖,它带来的是希望与力量。能够融化冰,驱散黑夜,告诉我们生生不息的岁月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情,寒暑交替的世界是一个多么神奇的存在,能够拥有把我自我的力量是一件多么幸福的感受。

所以啊,人生如白驹过隙,感受那颗年少时温暖的心,做一枚小太阳是一件多么迫不及待的事情啊。

想到这些,就觉得很快乐,像是一只毛茸茸的小猫咪在初春的青青草地上肆意的打滚那么快乐。

家是温暖的心

文/绿苔

《围城》里,钱钟书写过这样的话:家庭是金漆的鸟笼,笼子外面的鸟想住进去,笼子内的鸟想飞出去。是多么形象而又贴切的家庭成员的心理。但是,当家里有一颗温暖的心,时时将你牵挂,时时期待你的归航时,你是否还会像那只挣脱笼子的鸟?!

当我坐在办公桌前面对电脑疲惫不堪时,我想脱下疲惫的铠甲,回到那个叫家的地方,好好放松自己;当我在秋天的大漠被漫天的黄沙席卷时,我想回到那个叫家的地方,打开水龙头冲掉满身的沙尘;当我在冬天的荒原行走时,我想走完这个荒原,回到那个叫家的地方,让橘色的灯光温暖我被寒风吹疼的脸庞……家,总在这样那样的时候,在我的脑海里出现。快乐时,家是我回家释放情怀的地方;忧伤时,家是我寄居思绪的地方;幸福时,家是我哼唱小曲的地方;痛苦时,家是我放心流泪的地方……家,是那样普通,又是那样神奇。或许,你的家是一栋华丽厚重的别墅,或许,你的家只是几十平米的公寓,再或许,你的家仅仅是租居的一室,只容得下一张床一颗心。但是,有了家,便有了安放身心的场所,有了互相取暖的屋檐,有了心与心碰撞的轨道……家,真是一个充满魅力充满无限向往的字眼。其实,我真的想说,家,是一颗温暖的心。哪怕家是一座白天无人的大宅子,哪怕只是夜晚才能归去的帐篷。有了那颗温暖的心,家,便有了全部生活的意义。

有时,我真的觉得自己是一个简单得一目了然的人,在这尘世,不求大富大贵,不求人中翘楚,不求物质丰盈,不求人上之人,只要一颗心,足够。其实,我又是那样地贪婪,要的是那样的一颗心,虽小,却内涵甚厚。向心取暖,向心索情,谁又敢说这样的要求小呢,委实是比荣华富贵要贵重得多的要求。能给我这样一个家的人,我便认定了他。因为他的心为我而暖,他的情为我而生,这样的家有了家的实质意义,有了家的全部内涵,有了我敢于安放的空间,有了我愿意为之拣枝筑巢的信心。林语堂说:女人是水,兑入酒中是酒,兑入醋中是醋。足以说明女主人对家是何等的重要。或许,你住着超豪华的宫殿式房子,却茫然不知生活的情趣在哪;或许,你在门前的绿坪上,牵着萨姆耶却不知思维在哪放飞。也许,你在那顶帐篷里旁边贴着一颗温暖的心,你便会快乐百倍地和他一起数星星;也许,你在那低矮的屋檐下做着粗茶淡饭,也会满心欢喜。因为,夕阳西下倦鸟归林时,你的那颗温暖的心就要回归,谁说这不是家的温馨和实沉呢。

童年时,家是一声呼唤,母唤儿归的声音是天下最动听的音乐,不管草庐还是鱼鳞瓦,都有着无与伦比的美妙,因为那是儿时的全部。童年,是我们一生最质朴、最纯洁、最崇高的时候,那时候,我们自在地笑,自由地梦,一幕幕总是那么温柔,烦恼与麻烦离我们是那么遥远。长大了,儿时的那个家再也圈不住放逐的脚步,可是,在世事的喧嚣和自我的冲突中,家召唤着我们心中的童真。它就似一只看不见的手,轻抚着我们安然进入甜美的梦乡;也似那强壮的臂西安专业癫痫病医院膀,可以承载起我们无尽的负担;还似一盏看不见的明灯,温暖着我们的内心深处。它抚平我们已经凌乱的翅羽,烙平岁月的沧桑在我们脸上印下的纹路,修补我们久经杀场的盔甲上的裂纹。它让我们忘掉现时的恐惧,超越时空带我们回到了童年。家是一个感情的港湾,家是一个成长的摇篮,家是一个灵魂的栖息地,家是最能让自己放纵的地方,家是一个精神的乐园,家是这一颗温暖的心和那一颗温暖的心共同安放的地方。拥有它时,它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失去它时,掏心掏肺也找不回。家,真的就是那颗温暖的心哪!

家是一种文化,家是一段时光,家是一种情怀。从童年、少年、青年一路走来,父母的家,自己的家,以至将来儿女的家,离的开是那些家里的陈设,离不开的是家里的温情。男人和女人是家的永恒,男人是哲学,女人是诗。没有诗的哲学是枯燥的,没有哲学的诗是肤浅的。哲学理性而诗感性,男人要想读懂诗,要先弄明白自己的哲学;女人想要理解哲学,就要先明白自己这首诗,深度的哲学只有配上适当韵味的诗才能共鸣。有了那颗温暖的心,才会有那三生石上的不变情怀,也才将家的文化发挥得璀璨,也才将这段时光打磨得珠圆玉润,生活也才有活色生香的趣味。

有人说,家是温馨、宁静、安全的港湾;也有人说,家是清新、甜蜜、丰润的田园;还有人说,家是远方游子漫漫长夜里心灵的牵挂,是温暖的源泉;更有人说,家是一首浪漫的歌,吟唱的是家人甜蜜的爱,是一个美丽的梦,描绘的是家人的和睦和幸福;是一栋温暖的草屋,让每一个家人在这里倾情释怀,享受生命的璀璨。

我说,家是那颗温暖的心。有了这颗心,家,便有了温情,有了实质,有了全部。

猝不及防的温暖

文/朱凌

有的时候,某种温暖,总是会在你最为痛苦的时候来到你的身边,温暖着你,让人终生难忘。这样的一种温暖,让你每每想起时便心生感激,会让你将这样的一种感激之情,化成另一种温暖,传递给身边的其他人。

那年冬天,当独自一人的我从学校出来,经过那条偏僻的小路时,几个女孩子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那时,我脚上穿着的是一双母亲过年才新买的旅游鞋,那几个女孩,似乎看上了我的新鞋,几个人将我围在中间,示意我将鞋脱下。

风,呼呼地吹着,天空中还飘着细雨。脱掉鞋就意味着我要光着脚走回家,我求她们,让她们不要这样。其中一个女孩说:“少废话,快脱。”我将鞋带解开,极不情愿地把鞋脱了下来,当脚踩在地上的时候,一阵刺骨的冷,浸入到我的身体里。

她们几个拿着鞋,大摇大摆地走了,站在北风中,我大哭起来。不远处,我见一位妇人朝我走来,见到我后,她吃惊地问:“姑娘你怎么了?你的鞋呢。”在我的哭诉中,她得知了事情的真相,她轻声说:“我家就在不远处,来,我背你,到我家换双鞋吧。”

一进家门,便被温暖包围着,屋内放着一个大大的火炉,炉子上正煲着汤。只见她拿出一双棉鞋,仔细一看,居然是手工做的。她笑着说:“穿上吧,这是我女儿的,现在穿小了,我估计你能穿。”

鞋穿在脚上,感觉不再那么冰冷,如果说在此之前,让我感受到突如其来的痛苦,那么此时,我体会到了来自于陌生人的温暖。天,不知不觉开始黑了下来,她催促我尽快离开,她说:“快回去吧,再晚了,你妈妈该担心了。”匆忙与她道别,我便往家赶,刚走到路口,便见母亲焦急地站在那等着。当她得知这一切时,不停地说改天一定要去好好谢谢人家。

在那之后,母亲与她成了为朋友,两家人时常会走动着。多年后,每当我遇见需要帮助的人时,也会同她一样,对他人伸出援手。我不知道,是不是当年她的行为在悄悄地影响着我,只是当年的那件事情,注定让我终生难忘。那,在关键的时候,来到我的身边,温暖着我,让我在那样一个冬日,不再感觉到寒冷。

曾经路过你的温暖

文/夕夕聆

往事在时光里凝练,留下一片深深浅浅记忆湖北癫痫治疗医院的年轮。我们都不会忘记,在艰苦年代里,别人曾经给与过的帮助,那毫无动机的善意,在岁月的水迹里慢慢的渗透,融入最深处,成为你生命温暖的底色。

那是个冬天的傍晚,我乘最后一班轮渡赶到这个江北的城市,江风刺骨天色阴沉,天上开始飘起雪花。因为要等父母寄过来的钱做路费,没能和其他的知青一起搭伴回家,我孤零零的站在码头上,不知去那里渡过这漫长的夜。

我走进一家小吃部,要了一碗阳春面,食物缓缓进入了胃里,我从饥寒交迫中回过神来。我细细的打量着这个简陋的小饭店,有几张围着木头条凳的方桌,在通往后厨的门上,很时新的挂着一条有老三篇花纹的蓝色门帘,算是视觉的亮点了。因为没有客人,店里的工作人员围坐在一起,打发无趣的上班时间,他们不时的看看我,投过来的目光是友好的,使我感到很亲切,比在码头上孤零零的站着强多了,想着想着就趴在桌子上沉沉的睡去。

不知多久,我被别人摇醒,刚才给我端面的那个姐姐站着我的面前,她指着墙上的钟说,十一点了,我们要关门了。我不甘不愿的站起来,提着行李往外走去。

那个姐姐跟在我后面问道:你是省城里的知青,回家路过这里吗。我说是的,明天一早我坐长途客车回去。那今天夜里你住那里呢。姐姐关切的问着。我茫然的看着门外,说我也不知道,也许候车室的大厅吧。她拉住我手里的行李说,我家就在附近,你可以到我家去住一夜,比在候车室里要暖和。我高兴的答应了。

一路上,这个姐姐告诉我,她也有弟妹是知青,她说我照顾别人的弟妹,就会有人照顾我的弟妹,我似懂非懂的点着头。我们轻手轻脚的进了她的家,地方很小很挤,她的卧室更小,睡觉前她还给我喝了一杯滚热的红糖水。

第二天一早,我离开了她的家,踏着满地的积雪,去了长途汽车站,雪后的朝阳照耀着世界,我感到无比的温暖。后来很多次路过这里,都很想去看看她,那时年幼浮躁的我,始终没有负于行动,只把这段往事深深的留在了心里。

为我端面的姐姐,你好吗。

下课铃响了,班长喊了一声起立,全班同学都站了起立,只有你象被钉子钉在椅子上面,一动不动。老师走到你的面前,你把头埋得很低满面通红。老师似乎明白了什么,走回讲台匆匆的下课了。

教室里的人都走光了,我来到你的课桌前,轻轻的喊着你的名字。你警觉的抬起头,乌黑发亮的大眼睛四处看着,确定没有人了,用果断的声音吩咐我,去找些妇女用品来,我掩护你收拾残局,把椅子擦洗干净。从哪以后我就成了你的好朋友,你不善言辞,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着,那种方式我是喜欢的。

你常带我到你家去吃饭,你把最好的菜放在我的面前,又堆到我的碗里,满脸严肃的吩咐我吃下去,毫不顾忌同桌的父母和弟妹们。你有一个真心痛爱你的家,对于你的偏执,他们投来怜爱的目光。

我知道学习对你是困难的,我也知道你已经尽力了,每次考试后你神色黯然,我不知如何去安慰你。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拿掉你身上沉重的学习负担,当时最好的军工厂来学校招工,你满了十七岁,过硬的家庭出身,你像水面上漂着的幸运油花,被捞了起来,远远的丢下一帮等待下乡的同学们。我真心的为你高兴,你是那个时代的幸运儿。

有了工作的你,却觉得亏欠了我。每个周末,你都命令我在我家附近的,空旷的教学大楼楼下等着你,那里并不是你回家的必经之路。当夕阳把柔和的光线涂在每一块玻璃上,我看到你青春的身影向我走来。你从微薄的伙食费里,买来当天最好的菜肴和包子。僻静之处,我们坐在一起,你告诉我工厂里的好玩事情,再把食物一样样的拿出来,看着我一口口的吃完,你满意的收拾好餐具,又约定下次见面的时间。我沐浴在你温暖的友情里,直到我下乡去当了知青。

你结婚了,我去你家看你的新房,你拿出一个漂亮的拉花玻璃杯,放了半杯的巧克力粉,为我递上一杯浓浓的热巧克力,在那个年代里,让我觉得奢侈得像个公主。后来我们各自有了自己的生活,渐渐地疏远了。听说你过得并不幸福,也许你不加任何包装的感情,无法得辽宁专业的癫痫病医院有哪些到男人的怜爱,也许你单纯的执着,适应不了飞快变化的时代,然而这一切又都成了往事。我只知道,每当我想到你,就会沉浸在那份遥远的纯真和美好里。

时光如潮水般带走了多少人和事,可你们在我的记忆里鲜活着,不会离去,因为我曾经路过你们的温暖。

寒冬中的温暖

文/maniuli

那年的冬天很冷,但在月儿的记忆却满满是温暖的感觉,陪伴她的一生。

月儿刚出生时,带给了全家莫大的惊喜,那时家里已有三个男孩,父母盼着能生一个女儿。而小月儿像粉团一样,玉琢一般,机灵可爱,十分讨人喜欢,父母像珍宝一样地待她。

但慢慢家人却发现月儿却与一般的孩子不一样,经常感冒发烧,嘴唇发青发紫,只喊胸口难受。在县医院检查之后,父母不得不接受残酷的现象,女儿有先天性心脏病,跑了几家医院,都是相同的结果。从次,月儿只能家里的重点保护对象,不能劳累,不能生气,不能长时间走路,一家人小心照顾着她。看到同龄孩子背上书包去上学,生性好动的月儿在家里也呆不住了,父母拗不过,只好将月儿送进村里的小学校。学校离家里有一公里多路,怕她走路累着,家人每天用自行车接送她上学,后来,月儿硬要坚持自己走路上学,哭闹几次之后,父母只好作罢,由她自己去。乡亲们经常看见月儿一个人背着书包行走在上学放学的路上,小大人一样,走累了蹲在路边歇一会再走,坚强的背影着很多的小伙伴,村里小学很少有上学迟到或逃学的学生。

那年的冬天特别寒冷,漫天的大雪扯棉扯絮,铺天盖地的下了好几天,路上也积了厚厚的一层雪,十分难走,学校快要放假了。大寒那天父母有事要去亲戚家,临走时叫月儿别去上学了,让同学帮忙请个假。但月儿却像往常一样来到学校,她要像正常孩子一样,坚持到放假的最后一天,不服输的性子使她经常忘却自己是个有病孩子。

放学了,同学们都知道月儿的个性,不让大家帮忙,伙伴们与她打过招呼后,饥肠辘辘的同学们匆匆往家赶去。很快街上就看不见人影,只有穿着红色棉袄的月儿,一个人艰难地行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月儿脚下一滑,绊倒在地上,她试图爬起来,几次都失败了,这时她呼吸越来越困难,意识也有些模糊,情况十分危急,躺在地上的月儿有些害怕,几次呼喊都没发不出声来。正在这时,一位卖完菜的中年男子正好路过村里,发现了躺在地上的月儿,他急忙下车查看,看到月儿的脸色发紫,已经没有意识,一下子慌了神,于是大声喊着:“快来人,有孩子晕倒了!”。不一会,村里几户人家听到喊声都跑出来,看到月儿的情况。一边派人跑到月儿家叫人,一边将月儿放在铺好褥子他被子的架子车上,拉上车向医院跑去。卖菜的中年人放心不下,他骑着自行车一路紧跟,在医院跑前跑后,帮忙照料,还为月儿交了住院费,看到月儿没事后,他才悄悄地离开。当月儿父母从亲戚家赶到医院时,月儿已清醒了,也脱离了危险。

父母得知是乡亲们和一位卖菜的男子救了月儿,还交了住院费后,心里十分感激。月儿出院后,父母专门去乡亲们的家里道谢,还打听到那位卖菜男子的长相。一家人每天留意着来往村里的卖菜人,想当面感谢那位救命卖菜人。但好长时间,都没有见到那位卖菜的男子。这成了月儿和父母的心病,经常提起。特别是月儿,好像一下子有了心事,没事的时候,就会一个人在路边等着救命恩人。

几个月后的一天,月儿的母亲终于等到了女儿的救命恩人,将他请进自己家里。在交谈中得知,那天从医院回家时,由于天黑路滑,男子骑车掉在在路边的水渠里,胳膊摔断了。听到这里,家人心里更是过意不去,母亲将住院钱还给男子,别外又拿出一千元想补偿他,却被他拒绝了。男子说他受伤也没花多少钱,看到月儿没事,他十分高兴。从那以后,每次从村子里路过,卖菜男子只要看见月儿,都要用自行车送她回去,像女儿一样疼爱她。

“那个冬天虽然很冷,但我觉得却很温暖。”长大的月儿身体慢慢地好起来,回忆那个冬天,月儿忘不掉救她的乡亲和卖菜的叔叔。

© wx.ullkj.com  龙博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