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哈维的历史-地理唯物主义与空间正义理论

来源:龙博文学网    时间:2019-07-09




  :包庆德(1960- ),辽宁阜新人,历史学博士,内蒙古大学哲学学院教授,主要研究方向:生态哲学;刘雨婷(1995- ),女,内蒙古鄂尔多斯人,内蒙古大学哲学学院硕士生,主要研究方向:生态哲学。呼和浩特 010070

  内容提要:哈维历史-地理唯物主义是对马克思经典理论进行反思性继承和创新性突破,试图解释后现代资本主义发展中所遇到的新发展以及新问题。这一新理论视角正是催生于世界范围内经济政治文化等严重不平衡空间发展的社会现实,这正是资本、技术与其他各要素的全球化泛滥直接导致的结果。哈维对物质世界的深刻体验,进一步升华为不平衡空间发展理论以及空间正义理论,最终理论宗旨在于探索如何通过空间解放进一步达到政治解放,从而实现人类全面解放。深入理解和全面把握哈维历史-地理唯物主义理论,对于未来世界新的探索和更好谋划发展意义重大而深远。

  戴维·哈维(David Harvey,又译大卫·哈维)理论的巨大包容性决定其历史-地理唯物主义视角的多维性,并为我们重新审视这个世界提供了新的视界,为预期未来世界提供了新的思路,也为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理论注入了一股新的活力。

  探索这一理论的形成应将关注点放在发生在哈维本人身上的理论带动身份的巨大转变:哈维由实证主义转到马克思主义地理学家,是理解马克思主义生活中哪些原因会导致癫痫发作?为什么是其地理学绕不过去的历史地平线.历史-地理唯物主义理论的形成

  首先,从内部因素来说,这与其出身于工人阶级家庭背景以及从小对地理学的浓厚兴趣有关。[1]前者使其养成独立思考习惯以及对社会现实的敏感能力;后者使其养成喜欢实地勘察地理学的认知形式。但他看到了传统地理学局限性——地理学知识过于零碎化而缺乏一套完整理论体系将具体地理学知识进行概括。哈维认为,为实证地理学寻求一种“元理论”或是一种普遍原理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必要的。

  其次,当时世界经济政治的社会环境形势为哈维的转变提供了外部动力。20世纪晚期社会主义在苏东遇到挫折,马克思主义也备受质疑。而此时哈维对地理学的研究不再单纯致力于理论体系构建,而是更多把目光投向社会领域。他敏锐观察到由于经济全球化浪潮使世界经济中心发生空间维度转移,仅仅用历史唯物主义研究当下时局变化已显得力不从心,但若在历史唯物主义基础上正确引入空间要素,则会获得对当下世界一个崭新认识。当然在这一转变过程中像历史唯物主义、法国马克思主义者列菲伏尔的空间生产理论以及学界逐渐登上历史舞台的空间理论转向等相关理论准备也是必不可少的。

  最后,哈维将地理空间维度整合到历史唯物主义视角中强调空间的重要性,同时指出历史唯物主义过分强调时间而很少顾及空间的局限性,这使得哈维得以从新廊坊市癫痫病康复医院电话角度在批判继承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上,在学术道路上一直坚持自己的理论创新,即历史-地理唯物主义,并由此逐步形成自己的空间社会建构理论。哈维自觉秉持历史唯物主义视角建构空间社会建构理论,将其称之为历史-地理唯物主义视角更为准确而恰当。[2]

  学界对哈维历史-地理唯物主义进行不同维度的研究,有的较多关注地理学、空间理论、哲学或政治经济学等方面,也有少部分人更重视文化与文艺研究。就国内学界而言,有的是主要对历史-地理唯物主义框架进行研究,其中一部分主要是注重分析框架逻辑,而疏于对内容的关注[3];还有一部分更侧重对其理论内部内容进行探索[4];也有学者从后现代主义角度研究历史-地理唯物主义,而历史—地理唯物主义正是以一种崭新视角来反思和重构当下社会和未来世界,且还能使我们更深入地从后现代主义角度思考其合理性。[5]

  然而,在对历史-地理唯物主义整个思想体系的研究上,张一兵等认为当代国际中号称为马克思主义者甚多,但哈维作为最突出的新马克思主义者,其特点极为明显:一是马克思主义立场公开而明确,坚持在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框架内研究空间要素在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所具有的影响[6];二是对后现代主义保持一种拒斥及批判姿态;三是其特有的经验研究风格。[7]由此多数人认为历史-地理唯物主义是可能的。哈维提出这一理论目的在于对内涵于历史承德儿童羊癫疯医院哪家好唯物主义的地理—空间维度的重申以及对马克思主义空间探索传统的重建,试图建构一种有效空间性线]。此种理解符合哈维对自己理论目的的概括:“重建马克思的元理论,以便把一种对时空性(以及社会—生态问题)的理解整合进其框架之中。”[9]11

  在理解哈维将历史唯物主义升级为历史-地理唯物主义时,其实很容易使人们产生误解:哈维究竟是如何理解历史唯物主义中“历史”概念的?对此的正解,直接影响到是否能正确深入研究哈维的历史-地理唯物主义理论以及正确评价哈维的理论地位。哈维眼中的历史是包含着空间视阈的!既然如此,哈维又为何专门强调空间要素的重要性,而将历史唯物主义升级到历史-地理唯物主义?实际上,哈维对于历史唯物主义中“历史”概念的理解在本质上是区别于马克思的,而不是单纯理论嫁接,哈维对于“历史”的理解是基于历史学意义上,是从资本所建构的地理—空间的连续性维度加以理解的。

  首先就理论性质而言,学界对于哈维历史-地理唯物主义研究容易产生一种前后时期的断裂,认为哈维早期是站在实证主义立场上而后期则是坚定站在历史唯物主义视角。但在笔者看来,实际上哈维在成为马克思主义地理学家时期,将历史唯物主义升级为历史-地理唯物主义,这并不意味着这时期的哈维与之前实证主义地理学家时期的哈维在理论上产生了断裂,反而在其后来的历史-地理唯物主义时期仍然显露湖北癫痫哪家医院能治出实证主义地理学遗风。[10]英国学者柯林尼可斯谈到,哈维理论的鲜明特色就在于其马克思主义理论是直接建构于对《资本论》深刻理解之上的,哈维将历史唯物主义升级为“历史-地理唯物主义”,实际上并没有脱离马克思资本批判的基本立场和方法原则。[11]47因此,哈维历史—地理唯物主义实质上并没有发生前后时期的立场断裂或前后时期理论性质的对立。

  其次,在理论意义的评价上也是观点不一。胡大平认为哈维的理论视角更贴近时代趋势,认为马克思的理论价值还体现在积极防止研究中的形而上学幻想。但唐正东恰恰从理论视角局限性提出不同看法。当然唐正东也承认哈维在空间阐释上的理论贡献,但同时指出哈维把历史唯物主义转为其历史-地理唯物主义付出了较大代价,这表现在他不能像马克思一样从整体去考察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本质及其命运问题,而只能是停留在对资本在某一点上按自己面貌所建构出来的地理景观进行描述。且哈维理论观点也像斯密将私有制视为经济学研究的当然前提一样,将资本通过空间生产来实现的空间建构当作其理论分析的当然前提,二者同样都受到其学科视阈限制。

  历史-地理唯物主义为我们如何看待当代资本主义提供一个崭新视角,尤其是其空间建构理论作为历史—地理唯物主义核心,无论是对社会现实的批判还是对社会发展问题的解决,都具有深度启示和借鉴价值。

© wx.ullkj.com  龙博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